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求是杭州翻译公司_杭州莲友如一

杭州大厦旁求是翻译公司工作http://www.qiushifanyi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个人爱好净土法门,与佛友合开杭州求是翻译公司,网址http://www.qiushifanyi.com/ 提供各类语种的笔译翻译和口译服务,海归佛弟子开的翻译社,专业、诚信至上.翻译社除提供正常的翻译服务外,还可以提供以下特殊领域以及公证用途的翻译服务(本公司为涉外翻译公司,具有翻译资质,盖章认证的翻译稿在各驻华使馆、金融机构,出入境管理处、公证处、司法机关、工商局等政府机关均被认可).为客户提供专业的雅思、托福、口语、英语写作以及签证面试上门培训辅导。电话0571-85058959

网易考拉推荐

佛陀为何80岁入灭的经文--白话贤愚经  

2012-04-08 21:58:52|  分类: 经典学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佛陀为何80岁入灭的经文--白话贤愚经 - 如一 - 求是杭州翻译公司_杭州莲友如一
 
作者:佛典公案译校小组

《贤愚因缘经》

元魏沙门慧觉译  

(释圆照翻译,佛典公案译校小组全面校对)

 

 

月光王头施缘品第二十二

 【白话】

这样的经法我(阿难从佛亲自)听闻,讲法时,佛住在毗舍离庵罗树园中。当时世尊,告诉贤者阿难:“得到四神足的人,能有一劫的寿命;我四神足修的非常好,如来现在,应当有多久的寿命?”这样反复问了三遍。当时阿难被魔所迷,虽然听到世尊的言说,却默然没有回答。世尊又告阿难:“你可以离去,到清静的地方好好思惟。”贤者阿难便从坐而起,前往林中。

 

阿难离开后,魔王波旬便来到佛的面前,对佛说:“世尊在世上教化众生已经很久了,度生事业已经周遍圆满,蒙您度化,脱离生死的人如恒河沙一样多。现在您年纪又老了,可以入涅槃了。”此时世尊取地上少许土放在手上,而对魔王说:“是大地上的土多呢?还是手上的土多?”

 

魔王回答佛:“大地的土远远多于手上的土。”佛又告诉他:“所度化的众生如手上的土,而没有得度的众生则如大地的土。”佛又告诉魔王:“三个月过后,我当入涅槃。”波旬听了这话后,就高兴地离开了。

 

那时阿难在树林中静坐,忽然睡着了,梦见一棵大树遍布虚空中,枝叶葱郁,花果茂盛,一切众生无不得益于它的恩惠。这棵树有种种奇妙功德,数不胜数。一阵旋风突然而起,狂吹激荡这棵树,树叶被吹碎成微尘一样,消失在力士所居住的地方,一切众生无不悲伤哀悼。

 

阿难被梦中情景惊醒,畏惧不安,暗自思惟:“刚才所梦见的树奇妙难量,天下众生都仰赖它的恩德,为什么会遇风粉碎破坏成这样?如今世尊爱护化育一切众生,犹如大树,不会是世尊将要入涅槃吧?”

 

想到这儿,阿难感到战栗恐惧,便来到佛前,向佛施礼后,对佛说:“我刚才所梦见这样的事情,不会是世尊将要入涅槃吧?”佛告诉阿难:“正如你所言,我三个月后就要入涅槃。我刚才问你:‘得到四神足的人,能有一劫的寿命;我四神足修的非常好,如来现在,能有多久的寿命?’我这样问了三遍而你不回答,你去后,魔王波旬来劝我应入涅槃,我已答应了他。”

 

阿难听了这话,悲恸迷荒,闷恼恍惚,不能自控。其他的弟子也纷纷展转相告,各个心情悲痛,都来到佛前。这时世尊告诉阿难及众弟子:“一切法都是无常的,谁能长存不灭呢?我为你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该说的也已经说了,你们只是应当勤奋、精进地修行佛道,为什么忧伤、悲戚呢?这样做对修行无有益处。”

 

当时舍利弗听说世尊要般涅槃,心怀忧伤叹息,因而说道:“如来涅槃为何这样快呢!世间眼灭,众生将永远失去依怙!”又对佛说:“我现在实在不忍见到世尊进入涅槃,我想在世尊涅槃之前趋入涅槃,希望世尊能够准许。”就这样说了三遍。

 

世尊告诉他:“应该知道适当的时候,一切圣贤都将入灭。”这时舍利弗得到了佛的许可,便整理衣服,长跪在地,用膝行走,绕佛百匝,停在佛前,以许多偈颂赞叹佛的功德,托起佛的手足放在头上顶戴,就这样反复三次,合掌侍佛,因而说道:“我现在最后再看一眼世尊。”合掌肃敬地退行离去。

 

带着沙弥均提来到罗阅祇,回到自己的出生地。到后立即让沙弥均提:“你前去城中,以及到聚落中,告诉国王、大臣、故交朋友和诸位施主前来告别。”当时沙弥均提顶礼师父足后,就前往各地宣告:“我师父舍利弗现在来到此地,将趋入涅槃,想见面的人,应该马上前往。”

 

这时阿阇世王及国内的豪贤、施主等四众弟子听了均提的话,都深感悲痛哀伤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尊者舍利弗,佛法的大将,为所有众生所爱戴、敬仰,现今就要入涅槃,为什么这样快呢!”

 

他们便急忙赶往尊者舍利弗的住所,上前礼拜,问候完毕,大家说道:“听说尊者想舍弃身命,要入涅槃,我们这些众生将失去依怙。”舍利弗对大家说:“一切无常,生者皆有死,三界之中皆是痛苦,有谁能得到安稳呢?你们有可庆幸的宿缘,能生在佛世。要知道佛法难闻,人身难得,应常想到精勤积累福业,寻求度脱生死轮回。”

 

就这样以种种妙法,众多善巧方便,广为众人,依病施药。当时与会大众听到他的说法后,有的证得初果乃至三果,有的出家人证得阿罗汉果,又有人发誓求取佛果。众人听完法后,礼拜而去。

 

尊者舍利弗在后夜时,端正身体和意念。摄心而入初禅;从初禅起入第二禅;从第二禅起入第三禅;从第三禅起入第四禅;从第四禅起入空无边处定;从空无边处定起入于识无边处定;从识无边处定起入无所有处定;从无所有处定起入非想非非想处定;从非想非非想处定起入灭尽定;从灭尽定起而入涅槃。

 

这时帝释天得知舍利弗已入灭度,便与众多天人成百上千的眷属带着花、香等供养具来到他的所在,遍满整个天空,各个悲泣号哭,泪如大雨倾盆。遍散众花,鲜花集聚有齐膝之高。

天人又纷纷说道:“尊者的智慧比大海还深广;心思敏捷善辩,能相应众生根机,声音如涌泉般;具足戒定慧,是佛法大将军,常常跟随如来广转法轮,(传播妙法),他为何这么早就进入涅槃呢?”

 

城邑内外的百姓听说尊者舍利弗已入涅槃,都捧持着酥油、花、香、供具,奔涌而来聚集在这里,悲痛留恋,不能自制,纷纷用带来的香、花广作供养。这时帝释天、毗首羯磨将众多宝物合到一起,装饰一辆高车,将舍利弗尊者的遗体安放在车上,诸位天神、龙、鬼神、国王、大臣及百姓护送着高车,(一路上)放声大哭来到一处平整广博的地方。

 

帝释天又令众多夜叉前往海边去取牛头旃檀,夜叉领命前去,不久便取回来,把所有旃檀堆积起来,将尊者舍利弗安放在上面,然后浇灌酥油,点火荼毗,人们礼拜供养,然后各自归去。

 

火灭之后,沙弥均提收拾师父的舍利,盛装在钵中,拿着舍利弗的三衣,将它们拿到佛的面前,向佛施礼,长跪着对佛说:“我师父舍利弗已趣入涅槃,这是他的舍利和衣钵。”

 

这时贤者阿难听了这话,悲痛愁闷,感触愈发深切,而对佛说:“现在尊者舍利弗这样的佛法大将军已入涅槃,我还有什么依怙呢?”佛告诉他:“舍利弗虽已灭度,但他的戒、定、慧、解脱、解脱知见,这样的无漏法身,是不会灭的。

 

另外舍利弗不仅现在不忍见我入涅槃而自己先入灭度,过去世时他也不忍看见我死,而先我死去。”贤者阿难合掌对佛说:“不知道过去舍利弗先于世尊而死是怎么一回事呢?希望为我们解说。”

 

佛告阿难:“过去很久,无量无数,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,此阎浮提有一个国王,叫旃陀婆罗脾(汉语“月光”),统领阎浮提八万四千小国、六万山川、八十亿村落。

 

国王有两万名夫人宫女,他的第一位夫人叫须摩檀(汉语“花施”);有一万大臣,其中第一大臣名叫摩旃陀(汉语为“大月”);国王有五百名太子,其中最大的太子名叫尸罗跋陀(汉语“戒贤”)。国王所在的都城叫跋陀耆婆(汉语“贤寿”)。

 

城池长宽达四百由旬,全是用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建成,城四边共有一百二十个城门,街道里巷,整齐美观;另外城中还有四排树木,也是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作成,或者金枝银叶,或者银枝金叶,或者琉璃枝玻璃叶,或者玻璃枝琉璃叶;城里有许多宝池,也是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建成,池底的沙也都是四宝所成;国王的内宫,周围四十里,全都是以金、银、琉璃、玻璃建造。

 

他的国家富裕丰盛,人们安逸快乐,奇珍异宝,不可计数。当时国王端坐在宫殿上,忽然生出这样的想法:人生在世,尊荣豪贵,为天下人所敬仰,出言无人敢违抗,稀有殊妙五欲应念而到。这些果报皆由从前积德修福所致。

 

就好像农夫在春天大量播种,到秋夏季获得丰收。再到春天时,倘若不辛勤播种,秋夏有什么指望呢?我如今也是一样,因为从前修福而获今日妙果。倘若现在不再积德修福,以后也无希望收取妙果。’

想到这儿,他就告诉群臣:‘现在我想拿出仓库里的胜妙珍宝放在各个城门和集市中,作广大布施,无论众生需要什么全都给予他们。’又告令下属八万四千小国全都打开仓库,尽其所有广行布施。众臣都说:‘很好,谨遵王令恭敬执行!’

 

于是竖起金幢、敲击金鼓,到处传达、抄写国王的慈善诏令,使远近内外的百姓都知道这个消息。当时国中的沙门、婆罗门、贫困孤老、缺衣少食之人强弱相扶,如云雨般聚集在布施之所。需要衣服的给与衣服,需要食物的给其食物,金银珍宝、治病的医药,所需的一切,称其心意而施与。

 

阎浮提内所有臣民蒙受国王的恩泽,快乐无比,对国王歌颂、赞美之辞充满大街小巷,国王的美名广为流传,遍及四方,人人钦佩、仰慕国王的恩德和教化。

 

当时在边陲有一小国,国王名叫毗摩斯那,听说月光王美名令人仰幕,便心怀嫉妒,睡不安稳。他暗自思量:‘若不除掉月光王,我不会出名。应该想办法请一些修道之人,招募这些人来办这件事。’

 

这样思惟后,就派人请来国内的梵志,供养美味佳肴各种饮食,恭敬承事,不让他们失望,如此经过三个月后,才告诉诸位梵志:‘我现今有件忧心事一直萦绕心头,令我日夜不安,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呢?你们是我所恭敬供养的修道之士,应当想办法帮助我解除此忧。’

 

众位婆罗门一起对国王说:‘国王有什么忧愁,应当告诉我们。’国王说道:‘那位月光王名声、德望远播四方,我难道卑微渺小,(却)没有这样的美名,我一心就想除掉他。你们有什么办法能成办这件事呢?’

 

那些婆罗门听了这话后纷纷说道:‘那位月光王慈悲利益一切众生,怜悯救济穷苦困厄的人,如百姓的父母,我们是什么心肠而参与这种恶谋,我们宁愿自杀也不能做这种事。’于是众人也不顾念国王的供养,纷纷散去。

 

于是毗摩斯那更增愁恼,便出告令四处招募:‘谁能为我得到月光王的人头,我将分半壁江山与他共治,并将女儿许配给他’。当时山旁有一位婆罗门,名叫劳度差,听到国王的招募令,便来应招。

 

国王甚为欢喜,再次就对他说:‘如果能够成办此事,我绝不违背自己的誓言。倘若你能去的话,什么时候走呢?’婆罗门说:‘为我准备行路所需的粮食,七天后就出发。’于是婆罗门便念咒语来保护自己,七天后来向国王辞行。国王即给予他所需物品,他便上路而去。

 

此时月光王国内预先出现了种种奇怪的现象:大地开裂,星斗陨落,白天阴雾弥漫,一片昏暗,电闪雷鸣,霹雳不绝。众飞鸟在空中悲鸣,声音凄切,自拔羽翼;虎豹豺狼等禽兽之类,自己摔落在地上,跳来跳去地嚎叫。

 

八万四千个小国王都梦见大王的金幢突然折断,金鼓突然碎裂。大月大臣梦见有鬼夺去国王的金冠。人们深感忧愁,忐忑不安。这时守城门神知道婆罗门想来求取国王头颅,也因忧愁烦闷,阻挡他不让进城。当时婆罗门,绕城数匝仍不能进入。

 

遍入天知道月光王如果用自己的头来布施,则其布施度会究竟圆满,便在梦中对国王说:‘你决心布施,不违背众人心愿。如今乞者就在城门外,却没办法进来,你想做施主,不应如此行事。’国王醒来甚感惊愕,随即命令大月大臣:‘你前往到城门,传令不要阻挡人进来。’

 

大月大臣来到城门,这时城门神便自现身形对大月说:‘有一位婆罗门从他国来,心怀恶念,想向国王乞求头颅,所以不许他进入。’大月大臣答道:‘若有此事,那将是一场大灾难。但国王有命,理应不能违抗,这有什么办法呢?’

 

于是城门神就不再阻拦,大月大臣便暗自思量: ‘若这个婆罗门定要求取国王的头颅,我应当做七宝头颅各五百个来换取国王的头。’于是就下令做七宝头。

 

这时婆罗门走到宫殿前,高声说道:‘我在远方就听到国王的功德,一切都可布施,不违逆他人心意,所以我才从远方跋涉而来,希望能有所得。’国王听了十分欢喜,走上前去施礼问讯:‘行路不是很疲劳吧?随你的心愿:国家、城池、妻子、儿女、珍宝车乘、辇舆、象马、七宝、奴婢、仆人,所有想得到的东西我都会给与你。’

 

婆罗门说:‘一切身外之物虽能用来布施,但福报不会太广大;以自身布施,其福报才绝妙。我远道而来,是想得到国王的头颅,如果不辜负违逆(我心),就请施舍给我吧。’国王听到这话,欣喜无限。

 

婆罗门说:‘若施舍给我头颅,什么时候给呢?’国王说:‘七天后就把头给你。’这时大月大臣带着七宝头,前来开导他,匍匐其前,哀求婆罗门道:‘国王的头不过是骨肉血的组合,是不净之物,要它有什么用呢?现在我拿这些七宝做成的头,来换国王的头,你可以拿走这些七宝头,转手卖掉后,足可得到终身受用的财富。’

 

婆罗门说:‘我不要这些七宝头,只想得到国王的头。’这时大月大臣就以种种方便来劝说他,可他终未改变主意。大月当时无比愤慨,心裂为七分,死在国王面前。是时国王命令臣下乘八千里象,遍告各小国说:‘月光王七天以后,要拿他的头布施给婆罗门,若想来的请尽快前来。’

 

当时八万四千小国国王络绎到来,都来看望大王,匍匐在国王面前说道:‘阎浮提人民都仰赖国王恩泽,富足安乐,欢乐无患,为什么一日间为一个人的缘故就永远舍弃众多百姓,不再护持怜悯我们呢?恳请大王垂念悲愍,不要用头来作布施。’

 

一万名大臣身体都扑到在地上,匍匐在国王前说道: ‘唯愿大王悲愍、体恤我们,不要以头布施,把我们永远抛弃。’二万夫人也以身投地,仰面对国王说:‘不要忘记舍弃我们。唯愿大王垂念荫护我们,如果用头来布施,我等还能依靠谁呢?’五百太子也在国王前痛哭着说:‘我们还幼小,以后依靠谁呢?望父王愍念,不要以头布施,抚养我们成长,让我们父子能享天伦之乐。’

 

这时国王对众王民、夫人、太子说:‘想我从开始受生到现在,长久以来经历生死轮回。如果转生在地狱,一日之中忽生忽死,舍身无数,辗转于灰河、铁床、沸屎、火车、炭坑及其它地狱,这些身体经历被烧、刺、煮、烧烤等酷罚,一次次舍弃生命,永远也没有任何福报;

 

如果转生在畜牲中则相互残食,有时候被人杀害,身肉成为众人口中的食物,自然破坏消失的也无法计数,白白地舍弃生命,也得不到任何福报;

 

有时堕入饿鬼界中,则身上冒火,有时候被飞轮截去头颅,断而复生,无法计数,这样遭到杀戮,也依然没有福报;若生在人间,又因争夺财色而互相嗔恨,怒目相向,互相残杀,有时兴兵对阵,互相砍杀,像这样的丧生也是无数。

 

为了贪嗔痴,常常是丧身无数,但未曾为了福报而舍弃性命。我现在的这个身体不过是种种不净物而已,而且终究会舍弃,不可能长久持有,舍弃这颗脆弱、秽恶的头颅来换取大的利益,为什么不布施呢?

 

我拿这头施与婆罗门,以此功德誓求佛果。倘若能成就佛果,则功德圆满,将用各种方便令你们解脱众苦。如今我布施之心将接近圆满,你们千万不要阻挡

我的无上道心。’所有的小王、臣民、夫人、太子听国王说完后,默然无语。这时国王就对婆罗门说:‘想取我人头现在正是时候。’婆罗门说:‘如今国王被臣民、大众所围绕,我孤单一人,势力弱小,不敢在这里砍下王头。如果真想给我的话,我俩应去后花园。’这时国王告诉诸位小王、太子、臣民:‘你们如果真的敬爱我,就决不要伤害这位婆罗门。’

 

说完此话,国王便同婆罗门一起进入后花园。这时婆罗门又对国王说:‘你身体强壮,有力士的力量,如遭受斩头之痛,或许又反悔。应将你的头发牢牢地系在树上,这样做以后我才能斩你的头。’

国王接受了他的要求,找到一棵粗壮的大树,此树枝叶茂盛,坚固无比。准备系发,于是向树长跪,以头发系在树上,对婆罗门说:‘你砍下我头,让它落入我的手中,然后从我手中将头取去。

 

今天我用头布施给你,以此功德,不求魔王、梵天王以及帝释天、转轮圣王此三界之乐,而是用来求取无上正真之道,决心救济群生到达涅槃乐境。’这时婆罗门举手要砍,树神见此情景,心中十分恼怒:‘这样的好人,为什么还要杀害?’

 

于是就用手抓住婆罗门的耳朵,把他的脖子扭向背后,于是婆罗门手脚纷乱,刀掉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这时国王就仰头对树神说:‘我从过去到现在,于此树下曾布施过九百九十九颗头颅,如今再施舍此头,数量就达到一千,布施此头以后,布施度便究竟圆满。因此,你不要阻挡我的无上道心。’

 

树神听了国王这番话,便使婆罗门身体恢复如初。于是婆罗门又从地而起,拿起刀,砍断王头,国王的头颅堕入手中。当时天地六反震动,诸天的宫殿动摇不安,各天神心中恐怖,奇怪不知是何原因。

 

观察后看见月光菩萨为了一切众生舍头布施。于是(天神们)都从天而降,被国王的奇特之举所感动,悲泪如雨,一起称赞道:‘月光大王以头布施,布施波罗蜜现已圆满。’这时赞叹的声音遍满天地之间。

 

那位毗摩羡王听到这个声音,喜踊惊愕,心裂而死。这时婆罗门拿着国王的头离去,诸小国王、臣民、夫人、太子看见国王的头,纷纷扑倒在地,一齐放声大哭,死去活来。有的心情郁结,吐血而死;有的愣在那里,茫然不知所以;有的自己剪拔自己的头发;有的抓裂自己的衣裳;有的用双手抓坏脸面,哭泣着在地上纵横展转。

 

这时婆罗门嫌国王的头臭,就扔在地上,用脚踩踏而去,有的人就对婆罗门说:‘你的残酷毒辣,何以到如此地步!既然此头对你无用,为何还向国王索要呢?’

 

当婆罗门上路而去之时,人们看见便责骂他,没人施舍食物。他饥饿憔悴,困苦到了极点。在途中遇到他人,便向人打听消息,知道毗摩羡王已经死去,他大失所望,懊恼烦闷,心裂成七分,吐血而死。

 

毗摩羡王与劳度差命终后都堕入阿鼻地狱。其余臣民因思念国王恩德,心情郁结而死的,皆得以生天。如是阿难,要知道当时的月光王,就是如今的我;毗摩羡王就是现在的魔王波旬;当时的劳度差婆罗门,即是现在的提婆达多;当时的树神,就是现在的目犍连;当时的大月大臣,就是现在的舍利弗。当时他不忍看到我死去,就先我而死,以至于今天他不忍见我进入涅槃而先取灭度。”

 

佛讲完此本生事后,贤者阿难及众位弟子听佛所说,悲喜交集,异口同音感叹如来的功德,奇妙之行。大众一起专心修行,有的得到四果,有的发起无上正真道心,众人皆大欢喜,恭敬地奉行。

 

 佛陀为何80岁入灭的经文--白话贤愚经 - 如一 - 求是杭州翻译公司_杭州莲友如一

 

原经文:

 

《贤愚因缘经》

 

元魏沙门慧觉译

 

月光王头施缘品第二十二

 

【经文】

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毗舍离庵罗树园中。尔时世尊。告贤者阿难。其得四神足者。能住寿一劫。吾四神足极能善修。如来今者当寿几许。如是至三。于时阿难为魔所迷。闻世尊教。默然不对。又告阿难汝可起去静处思惟。贤者阿难。从坐而起。往至林中。

      

阿难去后。时魔波旬[ 波旬:魔王名,为欲界第六天之主,其义为恶者、杀者。常以憎恨佛法,杀害僧人为事。]。来至佛所白佛言。世尊处世教化已久。度人周讫[ 讫:qì 指绝止、完毕]。蒙脱生死。数如恒沙。时年又老。可入涅。于时世尊。地取少土着于爪上。而告魔言。地土为多。爪上多耶。

      

魔答佛言。地土极多。非爪上土。佛又告言。所度众生。如爪上土。余残未度。如大地土。又告魔言。却后三月。当般涅。于时波旬。闻说是已欢喜而去。

     

尔时阿难。于林中坐。忽然眠睡。梦见大树普覆虚空。枝叶蓊蔚。花果茂盛。一切群萌。靡不蒙赖。其树功德种种奇妙。不可称数。旋风卒起。吹激其树。枝叶坏碎犹如微尘。灭于力士[ 力士:大力之士夫也,拘尸那城有力士之一族。长阿含经四谓之末罗。]所住之地。一切群生。莫不悲悼。

      

阿难惊觉。怖不自宁。又自思惟。所梦树者。殊妙难量。一切天下咸赖其恩。何缘遇风。碎坏如是。而今世尊。覆育一切犹如大树。将无世尊欲般涅

   

作是念已。甚用战惧。来至佛所。为佛作礼。而白佛言。我向所梦如斯之事。将无世尊欲般涅。佛告阿难。如汝所言。吾后三月。当般涅。我向问汝。若有得四神足者能住寿一劫。吾四神足。极能善修。如来今日能寿几何。如是满三。而汝不对。汝去之后。魔来劝我当取涅。吾已许之。

     

阿难闻此。悲恸迷荒。闷恼惘塞。不能自持。其诸弟子。展转相语。各怀悲悼。来至佛所。尔时世尊。告于阿难及诸弟子。一切无常。谁得常存。我为汝等。应作已作。应说已说。汝等但当勤精修习。何为忧戚。无补于行。

    

时舍利弗闻乎世尊当般涅。深怀叹感。因而说曰。如来涅。一何疾也。世间眼灭。永失恃怙。又白佛言。我今不忍见于世尊而取灭度。今欲在前而入涅。唯愿世尊。当见听许。如是至三。

     

世尊告曰。宜知是时。一切贤圣。皆当寂灭。时舍利弗。得佛可已。即正衣服长跪膝行。绕佛百匝。来至佛前。以若干偈。赞叹佛已。捉佛手足擎戴顶上。如是满三。合掌侍佛。因而言曰。我今最后。见于世尊。叉手敬肃却行而去。

   

将沙弥均提。诣罗阅。至本生地。到已即敕沙弥均提。汝往入城。及至聚落。告国王大臣。旧故知识诸檀越辈。来共取别。尔时均提。礼师足已。遍行宣告。我和尚舍利弗。今来在此。欲般涅。诸欲见者宜可时往。

    

尔时阿世王。及国豪贤檀越四辈。闻均提语。皆怀惨悼异口同音。而说是言。尊者舍利弗。法之大将。众生之类之所视仰。今般涅。一何疾哉。

      

各自驰奔。来至其所。前为作礼。问讯讫竟。各共白言。承闻尊者。欲舍身命至于涅。我曹之类。失于恃怙。时舍利弗。告众人言。一切无常。生者皆终。三界皆苦。谁得安者。汝等宿庆。生值佛世。经法难闻。人身难得。念勤福业。求度生死。

  

如是种种。若干方便。广为诸人。随病投药。尔时众会。闻其所说。有得初果乃至三果。或有出家成阿罗汉者。复有誓心求佛道者。闻说法已。作礼而去。

 

时舍利弗。于其后夜。正身正意。系心在前入于初禅。从初禅起入第二禅。从第二禅起入第三禅。从第三禅起入第四禅。从第四禅起入空处定[ 空处定:四无色定之一,厌色缘空而入定,与定心无边之虚空相应。]。从空处起入于识处[ 识处:四无色定之一,识无边处之定也。]。从识处起入不用处[ 不用处:四无色定之一,无所有处定。]。从不用处起入非有想非无想处[ 非有想非无想处:四无色定之第四定也。]。从非有想非无想处起入灭尽定。从灭尽定起而般涅

     

时天帝释。知舍利弗已取灭度。与多天众百千眷属。各赍 [ 赍:jī ]华香供养之具。来至其所。侧塞虚空。咸各悲叫。泪如盛雨。普散诸华。积至于膝。复各言曰。尊者智慧。深于巨海。捷辩应机。音若涌泉。戒定慧具。法大将军。当逐如来广转法轮。其取涅。何其速哉。

   

城聚内外。闻舍利弗已取灭度。悉赍酥油华香供具。驰走悉集。悲痛恋惜[应为‘恋着’]不能自胜。各持华香。而用供养。时天帝释。毗首羯磨。合集众宝。庄校高车。安舍利弗。在高车上。诸天龙鬼。国王臣民。侍送号。至平博地。

   

时天帝释。敕诸夜叉。往大海边。取牛头檀。夜叉受教。寻取来还。积为大【艹/积】[ /积:zì,一种草。]。安身在上。酥油以灌。放火耶旬。作礼供养。各自还去。

      

火灭之后。沙弥均提。敛师舍利。盛著钵中。摄其三衣。担至佛所。为佛作礼。长跪白佛。我和尚舍利弗。已般涅。此是舍利。此是衣钵。

     

时贤者阿难。闻说是语。悲悼愦[ 愦:kuì 昏乱;神志不清。]闷。益增感切。而白佛言。今此尊者。法大将军。已取涅。我何凭怙。佛告之曰。此舍利弗。虽复灭度。其戒定慧解脱。解脱知见。如是法身。亦不灭也。

  

又舍利弗。不但今日。不忍见我取般涅。而先灭度。过去世时。亦不堪忍见于我死。而先我前死。贤者阿难。合掌白佛。不审世尊。往昔先前取死。其事云何。愿为解说。

     

佛告阿难。过去久远。无量无数。不可思议。阿僧劫。此阎浮提。有一国王。名旃陀婆罗脾(此言月光)。统阎浮提八万四千国。六万山川。八十亿聚落。

  

王有二万夫人女。其第一夫人。名须摩檀(此言华施)。一万大臣。其第一者。名摩旃陀(此言大月)。王有五百太子。其最大太子。名曰尸罗跋陀(此言戒贤)。王所住城。名跋陀耆婆(此言贤寿)。

    

其城纵广。四百由旬。金银[古同‘琉’]璃玻[同“璃”。]所成。四边凡有百二十门。街陌里巷。齐整相当。又其国中。有四行树。亦金银璃玻所成。或金枝银叶。或银枝金叶。或璃枝玻叶。或玻璃叶。有诸宝池。亦金银璃玻所成。其池底沙。亦是四宝。其王内宫。周四十里。纯以金银璃玻

   

国中丰润。人民快乐。珍奇异妙。不可称数。尔时其王。坐于正殿。忽生此念。夫人处世。尊荣豪贵。天下敬瞻。发言无违。珍妙五欲。应意而至。斯之果报。皆由积德修福所致。

  

譬如农夫由春广种秋夏丰收。春时复到。若不勤种。秋夏何望。吾今如是由先修福。今获妙果。今复不种。后亦无望。作是念已。告诸群臣。今我欲出珍妙宝藏。置诸城门。及着市中。设大檀施[ 檀施:指布施。]。随其众生一切所须。尽给与之。并复告下八万四千诸小国土。悉令开藏。给施一切。众臣曰善。敬如王教。

  

即竖金幢。击于金鼓。广布宣令。誊王慈诏。远近内外。咸令闻知。于时国内。沙门婆罗门。贫穷孤老。有乏短者。强弱相扶。云起雨集。须衣与衣。须食与食。金银珍宝。随病医药。一切所须称意与之。

     

阎浮提内。一切臣民。蒙王恩泽。快乐无极。歌颂赞叹。盈于衢[ 衢: qú 指大路;四通八达的道路。]路。善名遐宣。流布四方。无不钦仰。慕王恩化。

    

于时边表。有一小国。其王名曰毗摩斯那。闻月光王美称高大。心怀嫉妒。寝不安席。即自思惟。月光不除。我名不出。当设方便请诸道士。募求诸人。用办斯事。

   

思惟是已。即敕请唤国内梵志[ 梵志:梵语意译。指婆罗门。]。供养肴百味饮食。恭敬奉事。不失其意。经三月已。告诸梵志。我今有忧。缠绵我心。夙[ 夙夜:sù,朝夕,日夜。]夜反侧。何方能释。汝曹道士。是我所奉。当思方便佐我除灭。

       

诸婆罗门。共白王言。王有何忧。当见示语。王即言曰。彼月光王。名德远着。四远承风。我独卑陋。无此美称。情志所愿。欲得除之。作何方便。能办此事。

  

诸婆罗门。闻说是语。各自言曰。彼月光王慈恩慧泽。润及一切。悲济穷厄。如民父母。我等何心。从此恶谋。宁自杀身。不能为此。即各罢散。不顾供养。

    

时毗摩斯那益增愁愦。即出广募周遍宣令。谁能为我。得月光王头共分国半治。以女妻之。尔时山胁。有婆罗门。名曰劳度差。闻王宣令来应王募。

 

王甚欢喜。重语之言。苟能成办。不违信誓。若能去者。当以何日。婆罗门曰。办我行道粮食所须。却后七日便当发引。婆罗门作咒自护。七日已满。便来辞王。王供给所须。进路而去。

     

时月光国 豫有种种变怪兴现。地处处裂。曳电星落。阴雾昼昏。雷雹霹雳。诸飞鸟辈。于虚空中。悲鸣感切。自拔羽翼。虎豹豺狼。禽兽之属。自投自掷。跳踉鸣叫。

  

八万四千诸小国王。皆梦大王金幢卒折。金鼓卒裂。大月大臣。梦鬼夺王金冠。各怀忧愁。不能自宁。时城门神。知婆罗门欲乞王头。亦用愦愦。遮不听入。时婆罗门。绕城数匝。不能得前。

      

首陀会天[ 首陀会天:即遍入天。]知月光王。以此头施。于檀得满。便于梦中。而语王言。汝誓布施。不逆众心。乞者在门。无由得前。欲为施主。事所不然。王觉愕然。即敕大月。汝往诣门。敕勿遮入。

    

大月大臣。往到城门。时城门神。即自现形白大月言。有婆罗门。从他国来。怀挟恶心。欲乞王头。是以不听。大臣答言。若有此事。是为大灾。然王有教。理不得违。当奈之何。

    

时城门神。便休不遮。大月大臣。即自思惟。若此婆罗门。必乞王头。当作七宝头。各五百枚。用贸易之。即敕令作。

     

时婆罗门。往至殿前。高声唱言。我在遐方。闻王功德。一切布施。不逆人意。故涉远来。欲有所得。王闻欢喜。迎为作礼问讯。行道不疲极耶。随汝所愿。国城妻子。珍宝车乘。辇[ 辇:niǎn 秦汉后专指帝王后妃所乘的车。]舆象马。七宝奴婢仆使。所有欲得皆当与之。

   

婆罗门言。一切外物。虽用布施。福德之报。未为弘广。内身布施。其福乃妙。我故远来。欲得王头。若不孤逆。当见施与。王闻是语。踊跃无量。

       

婆罗门言。若施我头。何时当与。王言却后七日当与汝头。尔时大月大臣。担七宝头。来用晓谢。腹拍其前。语婆罗门言。此王头者。骨肉血合。不净之物。何用索此。今持尔所七宝之头。以用贸易。汝可取之。转易足得终身之富。

     

婆罗门言。我不用此。欲得王头。合我所志。时大月大臣。种种谏晓求不回转。即时愤感。心裂七分。死于王前。于时其王。敕语臣下。乘八千里象。遍告诸国言。月光王却后七日。当持其头施婆罗门。若欲来者。速时驰诣。

      

尔时八万四千诸王。骆驿而至。咸见大王。腹拍王前。阎浮提人。赖王恩泽。各得丰乐。欢娱无患。云何一旦为一人故。永舍众庶。更不矜怜。唯愿垂愍。莫以头施。

      

一万大臣。皆身投地。腹拍王前。唯见哀愍矜恤我等。莫以头施永见弃捐。二万夫人。亦身投地。仰白王言。莫见忘舍。唯垂荫覆。若以头施。我等何怙。五百太子。啼哭王前。我等孩幼。当何所归。愿见愍念。莫以头施。长养我等。得及人伦。

      

于是大王。告诸王民夫人太子。计我从本。受身以来。涉历生死由来长久。若在地狱。一日之中。生而[ zhé 副词。立即,就。]死。弃身无数。经历灰河铁床沸屎火车炭坑及余地狱。如是等身。烧刺煮炙。弃而复弃。永无福报。

 

若在畜生。更相食。或人所杀。一身以供众口。破坏消烂。亦复无数。空弃此身。亦无福报。或堕饿鬼。火从身出。或有飞轮。来截其头。断而复生。如是无数。如是杀身。亦无福报。若生人间。诤于财色。嗔目怒盛。共相杀害。或兴军对阵。更相斫截。如是杀身。亦复无数。

  

为贪恚痴。恒杀多身。未曾为福。而舍此命。今我此身。种种不净。会当捐舍。不能得久。舍此危脆秽恶之头。用贸大利。何得不与。

     

我持此头。施婆罗门。持是功德。誓求佛道。若成佛道功德具足。当以方便度汝等苦。今我施心。垂欲成满。慎莫遮我无上道意。一切诸王臣民夫人太子。闻王语已。默然无言。

  

尔时大王。语婆罗门。欲取头者。今正是时。婆罗门言。今王臣民大众围绕。我独一身。力势单弱。不堪此中而斫王头。欲与我者。当至后园。尔时大王。告诸小王太子臣民。汝等若苟爱敬我者。慎勿伤害此婆罗门。

     

作此语已。共婆罗门入于后园。时婆罗门。又语王言。汝身盛壮。力士之力。若遭斫痛。傥复还悔。取汝头发。坚系在树。尔乃然后。能斫取耳。时王用语。求一壮树。枝叶郁茂坚固。欲系向树长跪。以发系树。语婆罗门。汝斫我头。堕我手中。然后于我手中取去。

   

今我以头施汝。持是功德。不求魔梵及天帝释转轮圣王。三界之乐。用求无上正真之道。誓济群生。至涅乐。时婆罗门。举手欲斫。树神见此。甚大懊恼。如此之人。云何欲杀。

   

即以手搏婆罗门耳。其项反向。手脚缭戾。失刀在地。不能动摇。尔时大王。仰语树神。我过去已来。于此树下。曾以九百九十九头。以用布施。今舍此头。便当满千。舍此头已。于檀便具。汝莫遮我无上道心。

     

尔时树神。闻王是语。还使婆罗门平复如故。时婆罗门。便从地起。还更取刀。便斫王头。头堕手中。尔时天地。六反震动。诸天宫殿。摇动不安。各怀恐怖。怪其所以。

    

寻见菩萨。为一切故。舍头布施。悉皆来下。感其奇特。悲泪如雨。因共赞言。月光大王。以头布施。于檀波罗蜜[ 密:梵语音译。意为到彼岸,即由此岸(生死岸)度人到彼岸(涅、寂灭)]。今已得满。是时音声。普遍天下。

      

彼毗摩羡王。闻此语已。喜踊惊愕。心擗[ 擗:pǐ]裂死。时婆罗门。担王头去。诸王臣民夫人太子。已见王头。自投于地。同声悲叫。绝而复苏。或有感结吐血死者。或有愕住无所识者。或自剪拔其头发者。或复攫[ 攫:jué,原文为(国+瓜),通攫。泛指抓。]裂其衣裳者。或有两手攫坏面者。啼哭纵横。宛转于地。

      

时婆罗门。嫌王头臭。即便掷地。脚踏而去。或复有人。语婆罗门。汝之酷毒。剧甚乃尔。既不中用。何为乃索此乎。

     

时婆罗门。进道而去。人见便责。无给食者。饥饿委悴。困切极理。道中有人。因问消息。知毗摩羡王。已复命终。失于所望。懊恼愦愦。心裂七分。吐血而死。

      

毗摩羡王及劳度差。命终皆堕阿鼻泥犁[ 阿鼻泥犁:即为阿鼻地狱;佛教八大地狱之一。]。其余臣民。思念王恩。感结死者。皆得生天。如是阿难。欲知尔时月光王者。今我身是。毗摩羡王。今波旬是。时劳度差婆罗门者。今调达是。时树神者。今目连是。时大月大臣者。今舍利弗是。当于尔时。不忍见我死。而先我前死。乃至今日。不忍见我入于涅。而先灭度。

 

佛说是已。贤者阿难。及诸弟子。闻佛所说。悲喜交怀。异口同音。咸共嗟叹。如来功德奇特之行。咸皆专修。有得四果者。有发无上正真道意者。皆大欢喜。敬戴奉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